美国工业和安全局(BIS)当地时间5月15日发布公告称,全面限制华为购买采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生产的半导体,包括那些处于美国以外,但被列为美国商务管制清单中的生产设备,要为华为和海思生产代工前,都需要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证。

美国在全球范围内阻止向华为公司供应芯片,这标志着美国围堵华为力度全面升级。如果美国禁止允许华为的供应商使用美国技术,那么华为在芯片问题上几乎没有其他选择。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已经成为中国系统级芯片的最大供应商,但这家半导体公司没有自己的生产线,而是依赖台积电等代工企业生产芯片。华为可能会将部分订单转至中芯国际。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中国斥资数十亿美元创建中国本土的半导体产业。但是目前中国最大的生产商中芯国际只能制造落后于台积电两代的芯片

著名微纳电子科学家、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美国耶鲁大学马佐平教授表示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芯片消费国,但大多依赖进口。在多数发达国家,电子产业是最大、发展最快的产业,而电子产业的基础就是半导体科技。当前中国集成电路市场有三个特点:市场规模世界第一,增长速度世界第一,贸易逆差世界第一(2018年贸易逆差达2274.2亿美元,超过2000亿美元的石油贸易逆差)。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一共有1500亿美元投入进去,很可惜这个钱主要拿来建新的集成电路厂,不愿意做创新研发,很少有拿来进行技术创新的。

马佐平院士说,2014年的时候,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额已达到2865亿美元,约合1.8万亿元人民币,远超石油成为第一大进口商品。中国政府痛定思痛,决心把中国的芯片产业迎头赶上去。以前,我每次有机会,就会在中科院院士会议上提出我的谏言,但没有多大效果。所以我想这次可能是一个机会,我找朋友约了国家大基金(为了培育中国芯片产业,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出台,随后,1380亿元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俗称“大基金”建立)的总经理。我跟他说,我们来谈一下有关大基金的使用,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就是只要百分之几,也许百分之五的大基金,拿出来支持一些基础研究,长远的但是持续的,这样也许我们十年有些成绩,二十年也许真的可以看出一些很好的效果。

结果那天我们谈完以后,这个总经理给我说了,马院士,我这个总经理只是执行的,主管部门要我明年有业绩、后年有业绩、第三年也要有业绩。其实你讲这些我们都很清楚,也很认同,但做不到。因为我们没有时间去做那些长远的事。我那时候非常失望,觉得这些钱可能又打水漂了,又花到没有用的地方了。

果然,他们买了几个比较小的公司就草草了事,后来又自己盖厂。结果再后来的两三年就破土,现在可能有24个芯片厂,每一个平均投入50亿美金,耗资很大。有个武汉的厂子240亿美金,技术都是买来的,又只能买人家十年前的,或者十五年以前的技术。他们不需要先进的技术,而是需要那种可以马上创造几万亿几万亿生意。所有的新厂的产品都采用落后国际先进厂家2、3代的技术。这样长远来说,每一次都要再次买新的技术,永远跟在人家后面。我感到非常失望,咱们的政策制定较为短视,那么多资金进去了,还是要跟着人家跑。

中国发展很快,一些在建的厂在国内就很有市场。盖完厂也许可以生产一些芯片,但已经是落伍的芯片。至今为止很多厂子仅仅是一个制造中心,将来总是要加强研发的,否则永远在别人后面。

台湾为什么从零到有?目前在半导体方面,不管是设计、制造、封装测试等等都处于领先的地位。原因是他们成立了一个最高的顾问团,这个顾问团没有一个是台湾人,全是外国人,跟台湾没有关系的人。最重要的是他们无私心,在这里没有个人利益。

我在这边(中国)常常看到一些现象就是这边(中国)的所谓顾问专家常常有私心。有的是裁判兼球员,自己又要制定这个基金的审核,另外他自己的团队又来申请。并没有把资金放到真正的、应该得到资金的人手里。所依靠的“专家”,都说要怎么怎么样出钱发展,而不去深入了解IC芯片的资格。

中国高等院校情况也是参差不齐,消息还是很闭塞。人家早就不做的东西了,他们还在做。想自力更生,其实弄出来就已经过时了。

我一直认为我们中国是有这个底子,可以做到领先地步,如果政府有很大的心胸,能够真正找一个很有经验的、有前瞻远虑的顾问团给我们指导,我觉得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会对世界的IC芯片产生巨大的影响。

王利芬(知名媒体人、优米创始人,代表作《赢在中国》)点评:今天我们看到的是芯片问题,明天还会有别的问题,问题的本质不改变,皮毛的东西改变其实结果未见得好!芯片是个慢活,一个急功近利,对失败零容忍的文化氛围能搞出来芯片这样的科研创新吗?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的。(文章来源:网易号)



2020年05月28日

时代芯存 半导体科普系列——存储器发展简史
时代芯存 半导体科普系列——存储器市场现状

上一篇

下一篇

美国围堵华为,中科院美籍院士谏言忠言逆耳